乐鱼电竞·(LEYU)官方网站

看《信条》必须知道的13个幕后花絮

作者:小编    发布时间:2023-01-25 23:16:01    浏览量:

  诺兰新片《信条》如今正式在国内上映,和他此前的《盗梦空间》《星际穿越》一样,《信条》同样是烧脑大片,又将时间概念玩出了新花样。

  影片讲述了在世界危在旦夕之时,“信条”(tenet)一词是惟一的线索与武器。主人公穿梭于全球各地,开展特工活动,力求揭示“信条”之谜,并完成一项超越了真实时间的神秘任务。

  本片由克里斯托弗·诺兰自编自导,采用IMAX与70mm胶片摄影机混合拍摄,艾玛·托马斯和诺兰担任电影制片人,托马斯·海斯利普担任执行制片人,约翰·大卫·华盛顿、罗伯特·帕丁森、伊丽莎白·德比齐、肯尼斯·布拉纳、迈克尔·凯恩等主演。为保证影片效果,剧组辗转7个国家进行拍摄。

  诺兰的幕后创团作队成员包括摄影指导霍伊特·范·霍特玛、艺术指导内森·克劳利、剪辑师詹妮弗·拉梅等。影片的原创音乐由路德维希·格兰森创作。

  十多年前,克里斯托弗·诺兰是首个使用IMAX摄影机拍摄大片的人,如今他又继续使用大画幅摄影机开辟新天地。诺兰和摄影指导霍伊特·范·霍特玛用IMAX摄影机拍摄了《信条》中的绝大部分场景,超越以往所有作品。

  霍特玛觉得这是其他人所不能及的。“我们拍摄了约160万英尺的IMAX胶片,显然打破了我们自己的纪录。我不能肯定地说,但如果还有其它影片拍得更多,我会感到惊讶。”

  除创造性地使用IMAX摄影机外,故事细节也要求IMAX技术取得突破。霍特玛介绍说:“最大的技术挑战之一,是我们希望IMAX摄相机能够倒带运行,以捕捉到胶片正向拍摄时无法拍摄的效果。”

  “IMAX摄影机有强大的电机,使用时也要求小心精确,它们根本就无法进行倒带拍摄。IMAX的团队非常帮忙,他们和我们一起进行研发,重建了胶卷盒中的机械部件,并重构了电子元件,因此让我们能够进行正向和逆向的同时拍摄。”

  IMAX摄影机有一个明显的缺点:比传统摄影机的噪音要大得多。但是,借助最新一代的隔音罩,霍特玛成功地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广泛地应用了它们。不过,他坦言:“我们无法用IMAX相机呈现亲密的对线mm摄影机。”

  霍特玛操作相对笨重的IMAX摄影机时所展现的熟练度,给演员们的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主演华盛顿表示:“他功不可没。那些摄影机非常重,而他一直处于拍摄状态。他和诺兰从不坐下,所以我在想:‘我也不能累,如果他们不累的话,我也不能坐下来。’在这种氛围下,你会情不自禁地坚持下去,全力以赴。”

  “诺兰拥有我所见过的最惊人体格,他似乎是靠伯爵茶生存,” 帕丁森笑着表示同意,“他绝对是不屈不挠的代表。”

  对于主人公的选择,诺兰说:“我们需要一个能够支撑起银幕的演员。《黑色党徒》在戛纳电影节上进行全球首映时,正值《信条》构思的重要阶段。”

  “该片不仅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主演约翰·大卫·华盛顿的自然魅力也令我感到惊喜,他在银幕上太闪亮了,这使我充满信心,认为他能够成为我们这部影片的核心。”

  华盛顿告诉我们,最初吸引他加入《信条》的是一个名字,即克里斯托弗·诺兰。

  他说:“我看过他的每一部电影,因此无论他要什么,我都答应。他是一位充满活力的电影故事讲述者,因此能够将这些高深的概念融合在一起,构建这些独特的世界。你会被所见之物吸引,无论是动作场景、惊悚元素还是影片配乐……但电影的核心还是人物关系,以及围绕角色的境况、对陪伴的需求和探索不同情绪的方式。角色永远是最令我投入的部分。”

  主人公有一个帮手,名叫尼尔,帮助他完成使命。托马斯认为罗伯特·帕丁森为影片增添了真实的光辉。“多年来,我们显然已经看过他的多部作品,并且非常喜欢,而他近期的电影让我们看到了一个完全不一样的他,这激起了我们的兴趣。看到他努力融入角色真是令人兴奋,因此当他同意加入本片时,我们感到非常开心。他真是太赞了。”

  主人公在其使命之旅中,遇到的最大阻挠者是名叫安德烈·萨塔尔的强大俄罗斯寡头。

  托马斯说:“我觉得让肯尼思挑战这个前所未有的反派角色会令他兴奋。我的意思是,我以前见过他扮演坏人,但都不及这个坏,这个简直坏透了。但实际上,他绝对是你想遇见的最甜蜜、最迷人的那个人。肯尼思最令人印象深刻的表演是,在现场和他愉快地聊完天,然后眨眼间他就变成了恶魔,这真不可思议。而他做到了。”

  萨塔尔的妻子凯特由伊丽莎白·德比齐饰演,托马斯透露:“凯特的角色实际上是为德比齐重新构想的。凯特原本是个老年角色,但是,我看了她出演的《寡妇联盟》,被她的演技折服了。我专门邀请诺兰为她看了该片,他同意了。因此,凯特被伊丽莎白改写了。她很了不起。”

  德比齐说:“当你获得这样一个深刻、有趣的剧本和凯特这样的角色,还将与克里斯·诺兰这样杰出的人物搭档,你就投降了。还有什么理由不投降?生活不会经常赠予你如此多的创意作为礼物,这就是这部电影对我的意义。”

  诺兰电影的御用配角、传奇演员迈克尔·凯恩被托马斯称为“诺兰幸运符”:“若没有迈克尔·凯恩,就称不上是诺兰电影了,”托马斯笑称,“能与他持续合作,简直是幸运、荣幸之至。”

  该场馆是为1980年莫斯科奥运会建造的,当时爱沙尼亚是前苏联的一部分。内森·克劳利指出:“我认为这是我最喜欢的拍摄场地之一。从这里可以俯瞰波罗的海,其建筑融合了野兽派艺术与玛雅神庙的风格。它很大,而且富丽堂皇。它完全满足我和克里斯提出的所有要求。非常适合我们的电影。”

  克劳利指出,尽管它富丽堂皇,但缺乏维护,已经被废弃了大约十年。座椅状态十分糟糕,地毯也没了,混凝土受到了很大的破坏。到处都是涂鸦和碎玻璃,没有灯光。修缮是个大工程。

  “我们进行了彻底打扫,重建了舞台,抛光了混凝土表面,并重建了一些翘曲多年的外墙。我们不得不修理大门,并更换大量的玻璃。我们还修复了现场的照明设备,并添置了新的照明设施。我们还花费了大量时间处理所有观众座椅和地毯。对我们来说,保持原貌再稍作改变,这才是最重要的。这是一栋很棒的建筑,我希望塔林能将它保留下来。”

  毫无疑问,最具挑战性的场面是精心设计的追车戏份,发生在塔林市中心的繁忙高速公路上,来往汽车不断。

  执行制片人托马斯·海斯利普解释说:“我们要封锁一条六道高速公路的八公里路段,位于爱沙尼亚人口最稠密地区的中心区。”

  即使在获批后,他也坦言:“每天我都担心申请不被通过,还好最后我们获批了,且时间充足。我们要感谢许多人,从地方当局到公众,谢谢他们的配合与支持。”

  由于车辆太多,因此精心计划是捕获动作的关键。安德鲁·杰克逊领导的视觉特效部门功不可没,为诺兰、演员和其他部门提供了所有镜头的动态预览作为参考。

  霍特玛指出:“比如在飞车追逐中,有时向前,有时逆转。在某些时间点,这些不同的时间线还会相互交织,相互影响,因此我们不得不像解谜一样弄清楚每一个镜头。”

  “安德鲁的团队成功地在电脑里对我们要拍的内容进行了概念化处理,让我们在任何时候或从任何角度都可以俯瞰整场戏。”

  “当我们考虑与飞车追逐相关的问题时,我们的第一个假设永远是错误的,”诺兰回忆说。“你的直觉会为你预设一些事,你会相信它们,然后下一番苦功夫去解决后,你才会意识到自己的思维完全走错了方向,直觉竟然带你走上了一条完全错误的道路。所以,对于这些复杂的拍摄镜头,我们不得不持续查看预览器。”

  “我们不仅能够在特定时间查看所有组件,还可以查看它们之间的关系,并弄清其物理和流程原理,这很有帮助。安德鲁和他的团队是该过程中极为重要的一环,”霍特玛补充道。

  费舍表示:“就关于如何反向控制汽车,我们交流了很多。我们与乔治进行了一些试验,以弄清如何完成转换,然后,摄制组做得很棒,为影片准备了真实的车辆,并融入了我们的测试过。”

  科特尔补充道:“测试一开始我们就坚信,若汽车逆向行驶,那将是一辆每小时可行驶50或60英里的真实汽车。这个无法造假。并且经过一些训练,我们成功了。”

  科特尔组建了一支由来自洛杉矶的20名顶级车手组成的核心团队,其中许多人曾参与过诺兰执导的多部电影。其中一人是吉姆·威尔基(Jim Wilkey),他曾在《蝙蝠侠:黑暗骑士》中快速翻转卡车。科特尔说:“当我们抵达爱沙尼亚时,我们已经是业界领先的团队。”

  在这里,来自爱沙尼亚、布拉格和英国等地的资深特技车手也加入了他们。在拍摄开始之前,科特尔谈到:“我们走上一条废弃的跑道,从头至尾排演了一遍,因为我们知道这将是最棘手的问题。”

  演员们被允许亲自驾驶,帕丁森认为,“这异常有趣。我是一名非常保守的司机,但在汽车操纵台放上IMAX摄影机,然后在来往的车辆中穿梭来去,这实在太让人兴奋了。”

  托马斯说:“罗伯特根本未提及他的驾驶能力,实际上,他表现得似乎并不是专业人士。但是,当特技团队对他的能力进行评估时,他们都对罗比特的驾车能力感到惊喜,所以他最终在电影中多次亲自驾驶。”

  尽管演员们有驾驶技能,但出于安全考虑,特技团队还是在高难度场景中对汽车进行了控制。

  科特勒解释说:“我们在所有的主人公车内或顶部都安装了操纵吊舱,将特技驾驶员安排在安装于车顶或隐藏于车内某处的吊舱内。看起来好像是演员在驾驶,但实际上却是特技驾驶员在操控。”

  已经参与诺兰执导的六部特技电影的科特尔说:“克里斯在安全方面的努力是首屈一指的;事事挂在心上。他会不停地扭头问我:‘你对此感觉如何?怎么样?是否安全?你需要更多时间吗?’若不安全,他会让大家慢下来。我和我的团队及现场的其他所有人都对此感到欣慰。”

  爱沙尼亚的拍摄地还包括塔林艺术博物馆,它是奥斯陆自由港的序厅;塔林自由港所在的仓库内部;铁路站场;以及主人公抵达爱沙尼亚时的港口。

  《信条》中反派角色萨塔尔的不少戏份要在游艇拍摄完成,包括他最终被杀死的大结局。

  在意大利,主舞台是风景如画的马尔菲海岸附近的一处蔚蓝海域:一艘豪华超级游艇,安德烈·萨塔尔居住于此。

  海事协调员尼尔·安德烈(Neil Andrea)负责置备《信条》中出现的各种船只,他发现了这艘名为“第九行星”的游艇。

  游艇长73余米,由6个甲板和1个直升机停机坪组成。“这对于某些绕不开的场景来说极为必要,这也是我们喜欢它的关键原因之一,”克劳利说,“灰色钢筋船体使它看起来更具工业感,很适合。”

  布拉纳表示同意。“萨塔尔设计并建造了它作为行宫、逃跑工具和避难所。它暗示了他如何对世界作出攻击和防御性的反应。游艇本身是一件了不起的雕塑和结构艺术作品。”

  “老实说,所有电影都没有随意拍摄的镜头,但是诺兰电影的每一帧,都让你判断故事是否随时会节外生枝。因此,这艘船——包括其军事属性、颜色、棱角——都将你带入安德烈·萨塔尔的内心之中,窥探其恶毒、危险的本性。”

  为放大其本性,克劳利说,他在“第九行星”的背面安置了一个独特的装备。“那是一个火箭发射器,这个半军事化的形象好像在说:‘不要靠近游艇’,也让你进一步感到无法接近这艘游艇。”

  拍摄中对船体进行改装时需非常小心。克劳利表示:“租用巨型游艇时,尽量不要造成任何损坏,因此,当剧组人员携带所有设备登船时,对拐角或任何易受损的表面进行保护就非常重要。” 实际上,剧组指派了四名剧组人员来保护游艇免受任何潜在损伤。

  克劳利和他的团队的确对游艇进行了一些改造:在现有的甲板上建造了一个新甲板以将其抬高,并增设布景以迎合萨塔尔这一角色形象。

  然而,移动或移除现有装饰会更加复杂。“我们必须能够挪出空间放置灯具和摄影机,”克劳利说,“而且,至少要将一个房间里的大部分家具搬走,以便演员们有足够的空间走动。” 清理空间意味着必须卸下甲板部件,因此,以防万一,“第九星球”的船员负责家具的拆除。

  然而,这艘游艇有一个地方却无法改装:直升机升降坪。这里无法承受萨塔尔的俄罗斯造Mil Mi-8双涡轮直升机的重量,因为这辆直升机远远超过了升降坪的最大承重。

  海斯利普说:“我们必须弄清如何操作直升机,而不必实际降落。我们成功从东欧找到一支出色的搜救团队。他们进行了一些测试。当我们现场拍摄时,他们开始操作直升机,近乎未盘旋,看起来好像轮子已经安放于游艇上,但实际它们还悬于空中——轮子与升降坪之间的缝隙如一张纸那么薄;非常精确又厉害。”

  尽管游艇上的关键场景是在越南海域拍摄的,但电影制作人知道,将“第九行星”带入东南亚是不切实际的。

  相反,他们选择阿马尔菲海岸替代越南。克劳利说:“有些悬崖及附近地区不存在意大利式建筑,因此可以当成越南。”

  “由于是长镜头拍摄,所以我们只需从远处改变其外观即可。我们在海滩上建造了一个小码头,并重新装饰了几艘意大利渔船,让它们看起来像越南渔船——欢迎来到越南。”他笑说。

  “第九行星”是安德烈·萨塔尔的海上老巢,但为了在公海上寻求刺激,他拥有两艘最先进的F50漂浮双体船。

  F50具有独特的外形,其24米高的帆体很坚硬,类似于飞机机翼,风吹过时会产生更多的动力。

  船体下方的数个水翼将船从水中抬高,从而减少阻力,提高速度。F50的速度甚至高于60英里/小时,因此驾驶它既需要钢铁般的意志也需要熟练的操纵能力:太高了,船体会倾覆;太低了,速度感又不行。

  对于该角色及其扮演者而言,这就是刺激之旅。“非常激烈,”华盛顿证实说,“就像在高空飞行,我当时在想:‘你在跟我开玩笑吗?’但是我并不害怕,尤其是看到诺兰和霍特玛被绑在中间围着我们拍摄时——他们非常享受,根本停不下来。这太有趣了。一帆风顺!”

  即使有经验最丰富的人掌舵,电影制作人很快了解到,对于F50的安全航行,存在既定的风速参数:5 - 18节。

  霍特玛表示:“我们必须顾及这些船只的极限能力。但这很困难,因为作为摄制组,你习惯于设定速度。我们要拍摄、进入节奏、发现有趣的镜头……但如果突然起风过大,我们就只得返航。这些船非常好,在许多方面都算得上美好的体验,但也可能会令人沮丧——因为不是我们设定速度,而是大自然的风速来决定的。”

  F50全速前进时,其他船只都无法跟上,因此诺兰和霍特玛雇用直升机来推拉镜头,并在缘臂上使用配备IMAX摄像头的摄像船来捕捉飞驰而过的F50。

  为了拍特写和对白,他们建造了一艘“巴克”——作为F50船体的复制品。当诺兰、霍特玛和摄制组坐在附船上时,演员们就可以在“巴克”中表演。

  在英国伦敦也拍摄了一些场景,比如在希普利拍卖行,主人公在那里初遇凯特;另外还有凯特的儿子就读的私立学校,和一个私人俱乐部,在这里主人公与由迈克尔·凯恩饰演的迈克尔·克罗斯比会面。

  “说实话,”海斯利普回忆道,“我们已经准备好拍摄了,需要太阳配合。克里斯会说:‘好了,伙计们,准备出发。’然后,我们就看到云层密布,接着就是倾盆大雨。雨一停,我们又立刻开始工作……即使全身都被淋湿透了。”

  霍特玛说:“天黑后拍摄需要大量照明设备,甚至周围的屋顶上都要装上大灯,因为我们需要照亮很大的区域。天空中的大雨带来的水给高压电的使用带来了不少挑战性,但是我们做到了。多亏剧组成员;他们擅长本职工作,从而让复杂的局面也变得易于处理。”

  主人公和尼尔必须进入守卫森严的20多层建筑阁楼中进行活动。科特尔回忆说:“我们探寻不同的选项,我说:‘假如让他们从侧壁盘上去将会怎样?’诺兰更绝,说:‘将他们弹上去会如何?’我说:‘好呀!’可是我知道,一旦赞成了诺兰,就没有退路了。我们制定了各种计划为特技作准备,因为我们必须能够真正执行这次的‘弹射’拍摄,并且,一如既往地保证安全。”

  特技指导和索具协调员克里斯·丹尼尔斯乘飞机去孟买进行精密测量,查看需要多少索具。“一共250英尺高,因此唯一的方法就是搭建桁架。”科特尔说。

  一个小分队很早就开始准备和测试特技了。“我们只打算在孟买待不到一周的时间,因此我知道一抵达就必须开干!而且,他们是在季风期到达的,因此必须在超级暴雨中完成安装、测试和准备,”科特尔说。

  桁架建在屋顶上,由超强铝制成,配以坚固的绳索来弹射演员,然后他们的特技替身演员从相邻的7层建筑屋顶开始向上弹跳。

  二人俯卧在绑缚着高速机械绞车的屋顶上,而绞车也和其他所有设备一样经过仔细检测。“然后,我们按一下按钮,就将他们弹高70英尺,可第一次碰触到大厦。”

  科特尔说,“完成后,我们会再次按下按钮,将他们弹射到着陆点。华盛顿和帕丁森完成了跳跃的第一部分——我们在前20英尺处让其停下——因此,当观众看到角色最初起弹时,的确就是他们的亲自演出。看到他们这样做真是太神奇了。”

  与进来的方式一样,主人公和尼尔离开这里,也需要从露台的侧面弹跳下去。华盛顿和帕丁森迈出了第一步:在其特技替身丹尼尔·格雷厄姆和基莱·麦克莱恩接替前跳到了下面的安全网上。两位演员都承认,尽管他们对准备和安全措施完全信任,但起跳仍令人怯步。

  华盛顿笑着承认:“现在我可以一笑置之,但当时的确非常紧张。半层楼下面有一张安全网,你仍必须跳到那上面去。这之后,我就什么都不怕了。”

  帕丁森表示赞同:“即使我们只需来一次小跳跃,但这和大跳跃几无区别,因为在安全网之下,下面还有20层的高度。我觉得非常可怕,也很有趣,很酷,有一种虚幻的充实感。”

  “拥有这部电影中体格如此强悍的演员,我这个电影制作人省事多了,”诺兰说。“这给了我更多的拍摄自由度,让我受益匪浅。”

  《信条》一开始,主人公被隔离在一个巨大海上风力发电场的高耸风力涡轮机中,为下一步的行动接受训练,等待着揭开真相。

  这里的外景和内景,都是在丹麦海岸线以外的波罗的海中的一处风电场上真实拍摄的。

  在水面上,还在一艘大型破冰船上进行了拍摄,天气一直对后勤工作有影响。“我们在该地区进行拍摄,遇到的主要问题之一就是天气,”尼尔·安德烈说,“我们在一处风电场内,所以知道接下来一定会很艰难。有时,会遭遇40节以上的大风和8至10英尺的浪涌。但是,我们依靠从《敦刻尔克》的拍摄中获得的经验,作好了准备。”

  破冰船船体太大,无法驶入港内,因此我们将它停泊在距离海岸一英里的地方。演员、剧组人员、摄影机及其他装备只能搭乘剧组运输船,越过波涛汹涌的海面,靠近破冰船,好在船体附近的海浪小了些。

  安德烈解释说:“破冰船配备了动态全球定位系统,侧面装有推进器,可对其进行操纵、稳固地停泊在适当的位置。接着,我们让船尾迎接暴风,减小了风力,于是让人员和设备安全地上下船舶。”

  剧组还在挪威奥斯陆拍摄了一天,场景包括主人公与尼尔在奥斯陆歌剧院屋顶的一次会面,以及在城市街道上拍摄了三人关于炸飞机的讨论戏份。

  影片中发生在奥斯陆的那起极具戏剧性的飞机爆炸戏,其实是在位于莫哈韦沙漠西南缘的加州维克多维尔机场拍摄的。

  尽管诺兰倾向于在摄影机中拍摄最具爆炸性的动作镜头,但他原本打算利用模型和电脑特效来拍摄上述场景的,可以理解的是,从几个方面假设,让真飞机炸毁是不被允许的。

  然而,令人震惊的是,托马斯透露:“我们算了算账,结果发现,购买一架退役的旧飞机来实拍,竟然比建造模型和全尺寸内部立体布景更节省成本。”

  诺兰看中的飞机是一架波音747大型喷气式客机……好笑的是,在拍摄炸飞机之前,剧组首先得做修复工作。

  斯科特·费舍解释说:“飞机退役后,他们会取出制动及其它零件,因此我们首先需要更换制动系统,毕竟能够制动才是最重要的。我们还必须弄清楚转向机制,要用哪种牵引车,并确保一切正常运行。”

  电影制作人仍需从机场及制造商波音公司那里获得飞机起降的许可,还需要波音公司提供飞机棚,因为这是固定位置的一部分。

  “该镜头涉及飞机撞击汽车行驶,撞击灯柱,最后撞上建筑物、着火引爆。实质上,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是机场不愿意发生的。”

  海斯利普坦言:“征得他们的同意后,我们又不得不让波音公司登上飞机,以证明我们不会损坏他们的飞机棚或封存的飞机。我们邀请物理学家为特技进行计算,询问他们该飞机是否具有如此大的重量、制动力和速度,它停下来最快要多久,以及将在哪里停下。我们向他们展示,如果按下这个按钮,飞机将行驶23英尺并停在那儿,他们终于批准我们拍摄。”

  出于安全和控制方面的考虑,不可让这架飞机依靠自身力量滑行,因此吉姆·威尔基驾驶牵引车拖动着飞机沿跑道滑行,然后突然转向;之后,使用电缆/皮带轮系统操纵实际撞击。

  科特尔说道:“吉姆和斯科特等人花费了几个星期研究,我们剩下的人还未来得及加入他们就完成了时间计算。”

  飞机由机腹内轮舱附近吊舱中的驾驶员操控。“我们绝不会让任何人坐在驾驶舱内,以使他们尽可能远离碰撞区和烟火。”

  在夜间拍摄时,坠机场景需要设置巨大的照明设备。霍特玛证实说:“灯光必须覆盖很大的区域,因此我们在周围所有的建筑屋顶上设置了光源。保持一英里内灯火通明,这是一个挑战,因为拍摄的背景应该是位于奥斯陆的一个飞机场,我们不想拍出干燥的莫哈韦沙漠。”

  诺兰表示,即使在拍摄如此精心设计的场面时,他也必须保持镇定,以便其他人听从他的指挥。

  他说:“我必须非常客观,不可异想天开。我必须将其视为另一组镜头,因为部门负责人及将复杂的事情放在一起处例的人必须能够从容、安全地行事。如果每个人都迷恋其规模,细节就会被遗漏。你必须高度关注安全,因此部门之间进行了大量沟通,以准确了解我们可以前往何处,以及能够将摄影机放置在何处。只要我们同时围绕它进行认真讨论,一起想办法,并仔细聆听大家的反应,事情就能成。”

  马希尔的扮演者希米什·帕特尔是该场景中不可或缺的人物。他说:“诺兰喜欢超大场面,但一切都取决于故事情节。他把一切都规划好了,你也知道自己很安全。那么,就只管去见证奇迹吧。”

  外景是在印第奥附近的沙漠鬼城伊格尔山中的一处废弃铁矿山内拍摄的。内森·克劳利说:“我们希望在没有树木、植物的贫瘠西伯利亚式地形中的废弃建筑物中拍摄。伊格尔山有现成的建筑物,我们意识到可以将其改造成老式公寓楼。我们还增添了建筑物,以保持野兽派的感觉,那可是本片自Linnahall之后的又一建筑语言。”

  除了建造许多全尺寸的建筑物外,克劳利的团队还塑造了他所谓的“大模型”,并采用强迫透视技术,使原本就很巨大的布景显得更为庞大。

  “你可以采用强迫透视来欺骗眼睛,”克劳利说,“我们可以使某些事物看起来好像能够永远持续下去,但这只是一种错觉。实际上,这是一种古老的技术,在很大程度上已被绿幕所取代,但我们更喜欢有实效的方法。为什么不用呢?这样能使创作更有趣,因此,对于我们能做到的,我们就去做,若是做不到,我们才求助我们的视觉特效同事。”

  除了影片的几位主演之外,整个特技团队和数百名临时演员也参与了伊格尔山场景的拍摄。考虑到动作及场地的要求,乔治·科特尔为幕后工作人员布置了首要大事。

  他说:“我们知道大家肯定比真正的军人还受苦,因为他们将穿上军服,带着与所有装备,每天在酷热的沙漠中穿着这些装备长达10个小时,这需要一定的良好心态。”但之后,任务还逐渐增加,演员们在丘陵地带中狂奔,到处是岩石和来自爆炸建筑物的混凝土块,周围遍布着精心设置的爆炸声。

  伊格尔山的一些内景,是在华纳兄弟影片公司片场的16号棚里拍摄的,该摄影棚以其巨型水槽最为知名。“16号摄影棚为我们提供了所需的高度,因为水槽允许你从地板平面以下20英尺处进行升高,”克劳利说,“我们不可能在任何其他摄影棚内构建这种布景。纵向看,这是我们最好的选择。”

  第三处地点位于霍桑市的一家老旧的歇业购物中心内,在这里,剧组建造了最大的十字转门。“这里是坚固的工业用混凝土十字转门的地下入口。之所以在这里建造它,是因为它秉承了野兽派建筑的主题,”克劳利说。

  电影里总共有四座十字转门,每一个都具有独特的设计:一座建造于爱沙尼亚的仓库中;两座建造于霍桑购物中心之中;第四座建造于华纳兄弟23号摄影棚内。

  “这些场景都很吸睛,”海斯利普说,“尺寸巨大的旋转门是机械化移动和铰接的神奇机械装置。其中一些非常大,里面甚至容得下汽车。”

  他表示:“尽管我此前从未与诺兰合作过,但他对我体验电影的方式产生了巨大影响。与他交谈时,关于他对配乐的愿景,他渊博的音乐知识,以及他为促成《信条》在音乐制作方面的突破所付出的努力,都令我感到震惊。”

  “当我开始创作时,我们之间的对话成为了聆听座谈会,我们一起剖析声音、和声与织体,然后一点点进行完善。之后在他要启程辗转世界各地开始拍摄时,他已经有了两个小时的音乐来倾听并选择。如果他想到哪段配乐属于哪个角色,或者音乐如何以不同的方式与他当天拍摄的场景相契合,他都记录下来并告诉我。”

  格兰森在描述其创作过程时表示:“配乐中出现了很多声音幻觉。我花了很多时间来倾听熟悉的声音,然后把它们用有机及数字的方式进行巧妙处理,从而映照出复杂的《信条》世界。我在配乐创作中面临的最大挑战之一,是当观众在体验如此宏伟、技术上如此史无前例的电影时,我该如何为他们呈现出音乐方面的路线图?”

  在摄影期间成功完成了多种令人目瞪口呆的特技之后,诺兰永远不可能想到他对安全的承诺,会延伸至配乐这个岗位上。但是,今年的疫情,迫使他们更换了配乐场地。

  格兰森解释说:“在疫情期间完成配乐的创作,有一种不同寻常的感受。我们很幸运能够使用洛杉矶早期的管弦乐章录音,但是疫情来袭,对于再投入两个星期来录制大型管弦乐章这一计划,我们不得不重新考虑。”

  “当全世界都因为疫情发生变化后,我和诺兰决定通过让乐师分别在各自家中录制音乐来完成配乐的管弦部分演奏,这一过程听起来容易,但实操起来却很麻烦。”

  《信条》拍摄完成后,托马斯说:“我最希望观众能够借由这部电影,逃离日常生活,融入这个故事之中。在过去的几个月里,我们都很想念通过电影沉浸于另一个世界的感觉,我很高兴观众们可以通过本片,再次享受到这种乐趣。它会让你坐在影院的座位上,被牢牢吸引到脖子前伸,直到片尾字幕开始滚动为止。”

  诺兰总结道:“我希望通过《信条》为观众提供重新感受、重新体验动作片,尤其是特工间谍片的理由。我想为我的观众呈现一套全新的观影方式,让他们也可以体会到我小时候观看特工电影的那种兴奋感。我们也努力为观众提供一种全新的体验,即你观看电影中的动作场面时,无法预知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我们真切希望带给观众们前所未有的时空逆转之旅。”

  中国党员、著名动画艺术家、《大闹天宫》首席动画设计、一级导演严定宪先生,因病于2022年12月26日凌晨4时24分去世,享年86岁。

  近日,喜剧电影《绝望主夫》发布了“神秘引路人”版短预告,友情出演魏翔在片中的神秘身份曝光,作为“大男子主义患者”的引路人,他将胡铁男(常远饰)送往异...

  1月1日,由曹盾导演、马伯庸编剧的动作历史题材电影《敦煌英雄》发布元旦贺图,一位手持鼓槌的唐代女舞者在朱褐色的楼台上翩翩起舞,极富节日气息。

  作为索尼公司的重头戏,《蜘蛛侠:平行宇宙2》备受关注。日前,在索尼动画部门成立20周年的庆祝活动上,影片制片人、编剧克里斯托弗·米勒和菲尔·罗德向...

  又到了一年年末,剧本黑名单如约开出了自己的榜单。在众多业内人士的评选中,一部名为《纯净》(Pure)的科幻片剧本拔得头筹,成为今年剧本黑名单的冠军选手...乐鱼电竞

推荐新闻

关注官方微信